您当前的位置 : 胶东在线  >  文化  >  文学  >  散文学会

贾小瑞:众芳春竞发 动息如有情

2019-10-11 10:06:45   来源:烟台散文   【字号:申博现金百家乐

  “众芳春竞发,动息如有情”——论当下散文的生长路向

  自“五四”以来,中国现代散文走就了百年历程,创作成果如繁星璀璨,而理论建设积弱积贫。当许多学者为散文理论的贫弱忧心忡忡时,我倒觉得理论的温和正激活了自由的力量,让创作在无栅栏的旷野肆意生长。当下散文创作的多元格局也许正得益于此,创新的此消彼长也显示出自由生长之力。

  一散文的本性是去伪饰、存真意,是洗尽铅华、素面朝天,是放下架子、回归平常。这诸种意思借用学者王兆胜的提法,则是“心散”:“即心灵的自由、散淡、自然、超然”。在处理何种写作素材时,心灵才更能如闲云若流水、行止不拘、顺兴而为呢?当是日常生活。现代散文大家周作人、朱自清、冰心、丰子恺、梁实秋、张爱玲、叶圣陶、老舍等打动人心的名篇,哪个不是从日常起笔而彪炳史册?当下散文春意盈盈之景也得益于作家对“自己的园地”的日常化耕作。日常化写作,其中当有位个性鲜明的自我,但表现自我、凸显个性,又必须恰当地处理自我与他者、世界的关系。有一类方式是以自我为焦点,叙写自身的经历、感觉、思考,其中充盈着过往生活的百般滋味,牵引出内心深处的困惑迷离,蕴含着个人对生命的热情、思虑与回答。如周晓枫荣获《人民文学》奖的散文《你的身体是个仙境》以自我为核心,讲述了自己、女友与病友的病与痛,传递出女性在性别认知中生理和心理的复杂状态,其个人的私密与痛切淋漓尽现。同时,个人的忧乐可能来自历史深处的文化禁忌,如周晓枫文中所写:“对性满怀迷惑,但没有一个明朗的渠道能让你有所了解和交流。……很久以后才省悟,李椰姐姐的问题就是我的问题,就是许多成长中的女性共同存在的问题……”这些表达呈现几代女性在身体认知时共同面临的困境,它直指中国性文化的科学性缺失。回归日常、展现本真,也可以自我为窗口,借之注视、观察他人的生活。李娟来自阿勒泰乡居生活的轻盈书写,就有着“以物观物”的视点。她似乎置身事外,只以冷静之笔记录逐水草而居的哈萨克老乡们零零总总的生活,絮叨“我”和家人点点滴滴的日常,不加美化,不加赞贬,从真实中来,到平淡中去。然而,就在她“道法自然”的笔墨之间,我们感受到天高地远的荒寒与温暖,感受到原始游牧文明外在的艰辛与深藏的喜悦,感受到草木与羊群的生命更替。这种境界又超越了日常。同李娟相似,鲍尔吉·原野的《草药与大地的苦》《土离我们还有多远》等篇都有着“为天地立心”的静寂辽远、肃穆庄严之境。而格致的《爷爷在一九二四》《父亲和渔网》《叔叔的王国》《寻找满文》诸篇也以自我为视点,从生活的琐细处探索、体察长辈的命运与心理,触及家族与民族的历史、文化变迁,引发我们对多元文化的严肃思考。黑陶的《南方》《塘溪》《泥土与火焰交织之地》《古龙窑》等以个人的生命体验为江南的山峰河流、人文建树、民间陶艺、百姓智慧留下“泥与焰”的深情记录。第三种状态是自我与他者并重,彼此血肉交融,互为镜像、互相衬托,在意旨呈现中发挥一而二的作用。这种情形似乎更普遍。最典型者当属刘亮程。他的散文集《一个人的村庄》中的绝大多数文章,落笔在黄沙梁褐黄深厚的土壤、略带碱味的水、能把人喊醒的风,和日常可见的牲畜、昆虫,还有韩老二、冯四等乡亲上。自然的物性与鲜活的个人在他笔下栩栩如生,调动读者五种感官的呼应,捕获独特地域的风光与人情。但每一物或人显然又不是客观形态,而是作者以自己的心灯照亮后的楚楚动人之貌。在每一笔书写中,我们都能感受到他与蚂蚁同等高度的灵魂着陆点,体味出他对万物源自心底的由衷喜爱,正如摩罗所评,他写到的“每一个生命都以其他一切生命为背景,同时也与其他一切生命同体共悲。”用中国传统的天人合一的哲学观念来解释也好,用现代的生命意识来阐述也罢,刘亮程的散文让我们看到了日常生活的审美创作如何带来本真、散淡而又超逸、高远的精神濡染。读格致的《它的孩子我的孩子》《穷人》、冯秋子的《冬季》、许俊文的《欢乐颂》、刘郁林的《头刀韭菜》、傅菲的《床》等,我们也能获得类似的审美体验。

  二上世纪90年代,历史文化散文如一匹黑马裹挟着新的煽动,为散文创作注入了巨大的动能。时至当下,虽然昨日威猛不再,但它仍是英姿勃发,跃动着别有襟怀的艺术品质。可以说,深度追求是历史文化散文的共性。在其审美视界的建构中,作家跨越了单纯的写景状物、述怀纪感、探究历史、追踪文化之层面,渴望在多元坐标系统下完成对历史人事、文化变迁的深度解读,揭示矛盾与悖论,呈现灵魂的震动与纠结,为人类的命运奉上沉甸甸的思索与咏叹。简略来看,深度的实现是在两个方向上用力。以王充闾为代表的作家,叩访中外文人、文化景观,在理性思辨的路向上进行多方突进、审视,发掘穿越时空的文化根脉与感人至深的情志境界,表达对人的命运、人生困境与心理文化结构的深度关怀,显示出作家理性学养、人生智慧与哲学思辨的交融互渗。王充闾近几年创作的《山灵有语》《庄子三题》《解脱》《寒夜早行人》《当人伦遭遇政治》诸篇都主要依靠理性的光彩获得深意。孙郁、韩小蕙、徐刚、范曾、李国文、梁衡、雷达、李存葆、素素、何向阳等均以理性的深度显示散文的魅力。从群体来看,“新文人”以“讲述世界的道理”为创作使命,其影响巨大。“新文人”的主要成员有祝勇、伍立杨、凸凹、彭程、摩罗、王开林、韩毓海、李洁非、止庵、冉云飞、刘江滨、李书磊、韩春旭等。他们兼有学人与作家的素养,在现实体验与学术关怀之间以深邃的思想与缜密的逻辑从容述说,表达对书本内外纷纭人事的清醒审视与独立判断,透露个人情感的孤愤与冷寂。“新文人”的作品大多散发强烈的学理气息,有着思想启蒙的意味,难免曲高和寡的命运。然而,最耀眼者祝勇近几年的新作增添了新的品质,为散文在普通读者中的传播作出可贵的尝试。祝勇曾说:“历史是文学的最大宝库,它藏品丰富,丝毫不逊于现实生活。”他开掘历史宝库得来的散文集《盛世的疼痛——中国历史中的蝴蝶效应》《故宫的风花雪月》《故宫的隐秘角落》蕴藏着政治历史、社会生活、书画艺术、文学哲学等多方面的信息,以丰富密集的知识性显示出散文面向大众播撒文明的趋向。知识并不具有天然的吸引力,除非它是新鲜的,并经由传播者的回味、想象后带有独一无二的特性。祝勇以对众所周知之事的小说化叙述与罕见史料的新引进,以及对历史人物情境、心理合情合理的推演,完成知识、故事与感悟的水乳交融,增强了文章新颖独到、亲切可人的品性,其热销顺理成章。祝勇独辟蹊径的成功转型正印证了陈剑晖的判断——“散文的魅力和前途,在于它的异质化和不确定性,在于它的无法重复和源源不断的创造力。”以刘烨园为代表的作家,则在灵魂的深度上表现出如烈鬼般纠缠不休的执着与强韧。涂怀章认为,在他的作品里,“日常事件、人、场面、物质已经解体,分解成一块块的形而上的组合”。事实正是如此,这一艺术上的突破正是根源于刘烨园灵魂至上的美学观。他那些内容虚实混合、结构神龙出没、意旨强烈而含混的篇什,很难让人梳理出一个清晰的人物与故事,领悟到一种单一的主张与诉求,皆因灵魂本身贯通意识与潜意识,是以热汩汩的血的流淌带动情感、思绪,是不着定规、不走寻常路的。也许,首先是作家天性中“敏感沧桑的力量”让其信守立根灵魂探险不动摇的艺术法则。其灵魂最高贵的品性是对罪恶的担当和对个人职责的强调,让人感受到类似俄罗斯文学那冷凝与火热、滞重与飞升相悖相承的道德感与复合美。

  三“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以鲁迅所提倡的猛士精神投入散文创作,那就是以笔为刀,切入当下,既展示断面的生长纹,更剖开毒瘤脓疮,从批判中寻求拯救的可能。这类写作,并不因“在场主义”的提出而开始,也不是“在场主义”所能涵盖,但确实借着“在场主义”的洪大声势获得了一定程度的整体展示。尽管“在场主义”的宣言与理论文章中的某些观点与极端话语有损其学理的严谨性与可靠性,但周闻道所强调的“在场精神强调介入现实,观照当下,勇于担当,把关注的重点,放在国家的、民族的、人民的当下疾苦中”却是值得称道的。因契合这一标准而荣获“在场主义”散文奖与提名奖的作品有:林贤治的《旷代的忧伤》、齐邦媛的《巨流河》、高尔泰的《寻找家园》、金雁的《倒转“红轮”:俄国知识分子的心路回溯》、王鼎钧的《王鼎钧回忆录四部曲》、许知远的《时代的稻草人》、龙应台的《目送》、周晓枫的《雕花马鞍》、张承志的《匈奴的徽歌》、李娟的《阿勒泰的角落》、筱敏的《成年礼》、夏榆的《黑暗的声音》、冯秋子的《朝向流水》、资中绮的《不尽之思》、刘亮程的《在新疆》、章诒和的《伶人往事》、阎连科的《北京:最后的纪念——我和七一一号园》、毕飞宇的《苏北少年“堂吉诃德”》、塞壬的《匿名者》,另有100多篇新锐奖获奖作品。在以上作品中,为活生生的底层百姓代言,因直逼困厄现实的鲜活性与为民发声的道义性而引动社会的更大关注。如夏榆的《黑暗的声音》直面矿工、流亡者、上访者、妓女、拆迁户的惨淡生存与诸多问题,流露出深切的时代之惑与生命之痛。塞壬的《匿名者》是南方打工族成长和亲历的生命记录,真实呈现一代漂泊者的生存煎熬与精神困境。梁鸿先后出版的《中国在梁庄》《出梁庄记》以“梁庄”400余位打工者真实的“个人史”,展现了中国农村在城市化进程中滋生的家庭裂变、抚幼养老、缺教少医等现实危机。王月鹏获“在场主义”新锐奖的散文《然后》和《西沙旺》《声音》《卑微的人》等直戳时代政治与道德人性的矛盾冲突,直面自我内心的奴性与自私,以自审与忏悔对抗恶浊环境的异化,担当时代敲钟人的角色。这类直面现实、内蕴杂文情怀的散文创作或大气或浑厚或尖锐或沉潜,呈现出艺术风貌的多姿多态,是令人欣慰之事。

  四“创造,是人类永远的使命。创新,是我们作家永远的使命。”(韩小蕙语)我们应从本体论的角度来理解根源于人类创造本性的文学创新,散文的探索也不例外。从某种意义上说,散文的变迁史就是散文文体探索与创新的历史。同时,每一次散文创新又是具体的,有着特定的发生背景与文体指向,是一个历史性的事件。从唐宋的古文运动到梁启超的“文界革命”,再到周作人的“美文”、杨朔的“诗化散文”、新时期以降的“新潮散文”“大文化散文”“新散文”等,都是针对当时存在的主要问题提出的调整设想。因此,丁晓原所言“一般地讨论散文创新是没有实际意义的。散文的创新需要从问题出发”,极是。那么,当下散文创作存在的主要问题是什么呢?在众多作家与学者的分析判断中,有一个答案是共同的:穿透中国社会转型时期的现实问题与心理困境的黄钟大吕式的散文太少了,其中直接穿刺社会痛点的慷慨陈词之作与穿越历史迷雾的超前性指点更是稀缺。这说明散文家以天下为己任的家国情怀淡薄了,散文创作瞄准现实问题的射击意识松弛了。相应的,散文风骨因缺钙而软化疲沓,显现懒庸之态。由此,散文创新的题材问题回到了作家人格建构上来。“没有一颗纯洁高尚的心灵作依托,任何高妙的技巧都显得繁琐、无趣和轻狂。”(祝勇语)作家的人格建构又是一个庞大的系统工程,非圈在散文领地所能解决。而且,散文创新也是个体性极强的艺术实践。与其他文体相比,散文的创作更需披肝沥胆、见血见肉,用作者的主观精神深度拥抱客观现实或不竭探索心灵秘奥,甚至还需要作者独一无二的人生经历与生命体验。史铁生的《我与地坛》讲述了从困境的限制中寻找超脱的故事,融汇了对残疾与苦难、生存与死亡的思考,是一篇写满个人悲欢、爱愿与思辨的创新之作。其沉重而豁达、抑郁而明慧、幽深与开阔的艺术格调是作者全人格铺陈而出的华章。因此,对于散文创作来说,大张旗鼓、锣鼓喧天地搞运动、谈创新并不可取。由经历、个性、学识、职业、审美趣味等不同组合搭配而成的主体条件,决定了每位作家有着不同的题材富矿区、情绪敏感点和思维凝聚处,以及可能的扩展地带。基于此,散文家应尊重自我个性,在积极调整观察生活的外视点和体味生命的内视角中找到属于自己的园地,调动生命的热情、艺术的胆识,才能最终获得审美的自主与从容。当下散文的艺术创新可谓尘埃落定,庞大构架或散点妙悟,情理性结构或串珠式连缀、跨文体写作或混杂式语调等等曾经令人耳目一新的尝试,如今看来已不新鲜。散文家们从文体变革的焦虑中摆脱出来,以云淡风轻的从容心态力求创新而不盲目求异,反而在无定规、无套路的个性化写作中,取得了令人欣然神会的个别突破。如祝勇写王小波的短文,大胆反仿批判文的写作模式,将王小波作品的最大特性——反讽复制演绎,通篇无一字不反讽,无一字不风流。格致的《告诉》采用工作记录的行文格式,将树木进行人格幻化,让它们直接申辩,批判当下人类中心意识的谬误。潘向黎的《最爱西湖行不足》以父母的旅行日记《杭州之行》为核心文本,在其对相关内容的复现与解释中实现了亲情的别样叙述。还有很多类似的例子。这些成功的实践告诉我们:任何创新都是生命律动的自然涌现,生搬硬套某些理论不仅于事无补,还会误入歧途。

  作者简介:贾小瑞,内蒙古包头市人,鲁东大学文学院副教授,讲授中国现当代文学史等,同时从事中国现当代文学研究,代表论文有《自由的行旅——聂绀弩的精神个性与无政府主义》等,著作有《当代胶东诗文论稿》,科研项目有《20世纪山东海洋文学研究》等。论文与著作曾荣获烟台市社科奖等奖项。☆

编辑:孙杰
相关新闻
沈海高速宫家岛立交桥附近日已经通车 2013-08-28
宫家岛旧村改造对外寻资进行的怎么样了 2017-05-22
宫家岛左岸尊邸究竟何时才能交房 2016-12-12
宫家岛夹河西面夹河生态公园何时开放? 2013-05-21
宫家岛左岸尊邸项目是否符合办预售证的条件 2011-03-23

网友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您的昵称: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胶东在线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文化频道意见反馈 文化热线:0535-6785690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7001

网站简介   |   标识说明  |   申博现金百家乐  |   联系方式  |   申博代理网登入

Copyright@ JiaoD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胶东在线

网站地图 申博138官网 申博娱乐登入 申博太阳城 百家乐真人游戏
www.msc22.com 菲律宾申博网址导航 澳门赌场 申博真人娱乐城登入
ag国际馆 澳门金沙娱乐场 咪牌百家乐 申博娱乐注册
ag真人娱乐 申博娱乐注册 菲律宾太城申博 申博现金网
申博官网 太阳城网址 太阳城申博开户 申博娱乐开户